警营风采
发布时间:2018-12-05  浏览数:
字体:[    ]

转变的是身份 不变的是赤诚


他中等身材,皮肤黝黑,一双卧蚕眼格外有神,看似普通却总能让违法分子闻风丧胆。他,沉默少语,没有惊天动地的追捕情节,却总有勤奋务实忙忙碌碌的身影。他,从军营到警营,从天蓝到藏蓝,转变的是身份,不变的是为人民服务的赤诚之心。

何伟,男,汉族,19794月生,中共党员。1999年毕业于空军第二航空学院,后就业于空军航空兵第二十九师,201011月转业。转业时面对多种就业选择,他说:没有经历风雨,怎能退避港湾”,毅然选择了这一身藏蓝,扎根基层,风里雨里与人民群众站在一起,他就是靖江市公安局城西派出所社区中队长何伟。

老兵新警 宝剑锋从磨砺出

他并非警校毕业,转业前对于基层派出所的工作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门外汉。初入公安,他便成为了一名案件民警。他从不眼高手低,不以长者自居,多看多做,遇到问题虚心向年轻同志请教,从接处警到案件办理,亲力亲为,细致谨慎。城西派出所辖管有两个大型商圈,每年接警量稳居靖江市第一名,平均每日接处警40余起。每日繁琐杂乱的各种警情,耗费大量精力,他从来都是沉稳淡定、有条不紊地处理完结。

87日下午,他如同往常一样在值班大厅待命,突然电话响起,报警人称放在某足浴店吧台内放在拎包中的黑色手机和350元现金被偷。他迅速出警至现场了解情况,报警人连女士系该足浴店工作人员,当天中午上班后便将自己的拎包放在吧台下面,随后在紧挨旁边的沙发上睡午觉。期间,一自称警察的男子推门进入,举一拎包询问是否是连女士的包,连女士确认后赶紧报警。何伟在询问双方了解事件经过时,敏锐发现该男子前后所述疑点重重。经调查,原是还包男子贼喊捉贼,何伟当场抓获该冒充南京刑警的犯罪嫌疑人,面对失而复得的手机,连女士再三感谢。

急公好义 助人为乐众称赞

在他的心里,不管是从军还是从警,帮扶群众和惩治犯罪是他永远不能放弃的事情。在新417日凌晨1点半,接到群众报警求助称:建南路附近,有一名外籍男子坐在其车上不肯下来。他带上警用装备迅速出警,到场只见一名中年外籍男子呈醉酒状态,站立不稳靠坐在一辆白色汽车的后备箱上方。见到他,外籍男子显然很是开心,赶忙从后备箱上摇摇晃晃地下来,他赶紧上前搀扶,并尝试用英语和其简单沟通,发现对方似乎听不懂。借助路边灯光,何伟再次仔细观察男子情况,猜测其可能系俄罗斯籍人员。通过反复沟通,外籍男子终于领悟到了他所指称的“passport(护照)”,急忙从上衣外套口袋里掏出护照。果不其然,该男子是俄罗斯籍人员,今年50岁。他不懂俄语,外籍男子又不怎么懂英语,他立即将该情况汇报至靖江市局指挥中心,请求出入境部门通晓俄语的同志过来帮忙。他带着外籍男子返回派出所,并扶着他在派出所大厅的软凳坐下,倒了杯热水解渴醒酒。何伟一边陪伴其等待翻译人员,一边继续尝试简单沟通,询问住宿地址、同行人员等情况,该男子反复说着hotel(宾馆)。何伟妥善安置其后,立马开始查询系统平台:外籍男子住在辖区南园宾馆内。他迅速联系南园宾馆的工作人员,证实了外籍男子的入住情况,于是随即驱车将外他送回宾馆,并在宾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顺利进入房间,将其安置稳妥。看着外籍男子睡着了,他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案件社区 灵活切换全能手

案件上已经孰能生巧,何伟并不满意,他不想止步于案件,而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自己打造成派出所的全能民警。于是他申请调到了社区上,成了一位社区民警。为了让社区工作尽快上手,他不管是不是休息,不管天气如何,都坚持每天下社区,与辖区内群众互动交流。在他的辖区内有所实验学校,有段时间他听到学校内部人员反映每到周五放学总会有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在学校附近转悠。为避免校园欺凌事件发生,同时保证全校师生人身安全及学校治安环境,他决定扎扎实实搞个“护学岗”。每周五下午4点之前,他就带着辅警早早地到校园大门附近巡逻,确保学生们在此期间能够安全有秩序的进出,防止校外人员或不法分子随意滋扰在校师生。除了维护秩序的同时,他还要求加强校园保卫措施,查阅校园出入人员台账登记情况,检查校园及周边监控设备,在上、下学期间仔细盘查校园周边形迹可疑的人员、车辆,排查校园暴力隐患,有效防止发生校园暴力案件发生。一位老师这样说:自从有了派出所的护学岗后,再也看不到社会闲散人员在学校周边转悠了,我们的安全感提升了很多。

不管是案件还是社区的业务知识,他都不断学习。他在办理好案件之余,一有时间就扎进书堆,勤于思考,努力钻研,先用丰富的理论知识来武装自己,再结合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不断探索干好社区工作的新途径、新方法,如今,不管是案件还是社区,都已经缺不了他的帮助。他的踏实努力、肯做肯干获得了领导的一致称赞。

心系群众 舍小家顾全大家

他将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工作,谈及妻儿确是满心的愧疚。妻子本以为转业回家的他终于可以多照顾家庭,谁知他“痴迷工作”,即使是回家也一直抱着手机关心着所内的工作动态,一有情况就驱车赶到所里支援。他的脑子里永远都是任务,儿子转眼就到了上小学的年纪,而他能帮到妻子的少之又少,从儿子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到第一次走进学校,全部由妻子一人照料。更让他愧疚的是,妻子不但没有抱怨,反而非常支持自己的工作,妻子经常笑说:“我也是一名老党员了,我们应该相互支持,多为人民群众谋福利。”

 

(泰州市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