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案
发布时间:2020-04-16  浏览数:
字体:[    ]

无锡江阴警方侦破一起网络套路贷涉恶案件


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不断推进,对“套路贷”违法犯罪的围剿力度不断加大,一些“套路贷”违法犯罪开始借助网络平台,从线下向线上转移,由传统的接触式犯罪转变为新型非接触式犯罪,隐蔽性更强,危害性更大。

20199月,无锡市公安局江阴市局摧毁了一个以赵某为首的实施714模式的网络套路贷恶势力团伙,抓获涉案嫌疑人33人,涉案金额1.5亿元。20201月,赵某等9人先后被依法批准逮捕。

起底“714高炮高额砍头息,年化超1500%

“714高炮指那些期限为7天或14天的高利息网络贷款,其包含高额的砍头息逾期费用“714高炮基本上90%都是以7天期为主,利息方面年化利率基本上都超过了1500%

“日息低至0.1%,年化不超过36%,无抵押,不上征信,当天放贷。”20193月,广东汕头的王先生手头紧,一款借贷APP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款借贷APP就是典型的714模式。王先生申请借款1600元,但到账时发现竟只有1100元,被该APP已快速信审费的名义为由强制从本金中扣除了30%,即500元,而这部分钱称之为“砍头息”。借款到期后,王先生准备续期,续期手续费为本金的25%,即400元。借款前,如果知道有这么高的砍头息和续期费,我是根本不会借的。王先生说。受害人只有借款成功后才得知有高额砍头息和续期费。而这两项费用也正是该套路贷团伙的非法获利来源。

提供营业厅密码,催债打爆通讯录

借钱一时爽,随后暴力催收等麻烦就会找上门来,不少人甚至因此倾家荡产,终日生活在恐惧之中。借款之初,王先生在完成身份证验证和银行卡验证后,还被要求授权获取通讯录和通话记录,提供手机营业厅密码。“当时没有想太多,后来被催款时才知道他们就是通过这个获取并核实我的通讯录资料。”逾期第一天,王先生便接到恐吓电话,除了辱骂外,还扬言呼死王先生,打爆他的通讯录。果然,王先生手机被各类催款短信、电话频繁“轰炸”,王先生的朋友、家人都受到电话滋扰辱骂。“我并非刘先生的紧急联系人,只是因为在刘先生的手机通讯录里,所以催债公司的人就打电话过来了,一连打了八个。” 张小姐称。“这类APP就是个无底洞,处处设陷阱,必须尽早脱身。王先生说。逾期第二天,王先生还清全部欠款2160元,包括借得1100元,砍头息500元,续期费400元,两天罚金160元。仅仅9天时间,王先生几乎支付了双倍成本。

以贷养贷,债台高筑,竟诈骗同事40万元

不上征信,无视黑户,看似方便快捷的背后,暗藏着畸高的利率,而这类贷款主要面向的人群也是消费能力超过收入水平的年轻人。

赵女士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为了满足自己的高消费,赵女士尝试了网上借款。最初只是在两个平台借款了7000元,没想到五个月下来,赵女士的债务达到了60万。为何会欠下如此高额债务?原来,每次借款到期后,该团伙诱导赵女士使用该团伙其他同类借款APP,通过以贷养贷”的方式垒高债务。当你借到10个平台时,你发现需要再借20个平台才能还上。加上7天这种高周转期限,赵女士最多时欠了30多个借款APP。而走投无路的赵女士最终铤而走险,竟以集资为由诈骗同事40多万元,最终深陷囵圄。

沪皖黑三地收网,涉案金额1.5亿元

经过警方深入调查,一个以赵某为首,实施网络套路贷违法犯罪的涉恶团伙逐渐浮出水面,该团伙组织架构稳定,职责分工明确。

2018年初,赵某开始实施网络套路贷,在上海成立技术部,研发了多款APP,并负责推广和运营维护;20187月,APP成功推广后,在安徽成立客服部,主要负责询问客户是否需要贷款、解决客户问题及相关投诉、及第一轮催收;在黑龙江外包催收公司主要负责催收业务,通过借款人身份信息、通信录信息,以电话轰炸、滋扰辱骂借款人及其亲属朋友的形式,逼迫借款人还款及缴纳高额续期费。

20199月,无锡警方兵分三路在上海、安徽、黑龙江三地同时收网,一举抓获赵某等涉案嫌疑人33人,彻底捣毁了这一实施网络套路贷的恶势力犯罪团伙。经公安机关查证,仅一年时间,就有8000余人次向赵某团伙申请借贷,赵某团伙非法获利7000余万元,累计涉案金额达1.5亿元。

 

(无锡市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